【北大国发院EMBA专访】封建欣:女学霸的随心职场与连续创业

+关注
封建欣是一个知性随缘的文艺女青年,她曾是外企的高管、北大国发院2008级EMBA校友,后来投身葡萄酒文化产业。

在国发院的校友群体里,封建欣是一个知性随缘的文艺女青年,多数人都知道她曾是外企的高管、北大国发院2008级EMBA校友,后来投身葡萄酒文化产业。但很少有人知道,她从小就是地道的女学霸,如今是一家高科技企业的创始人,业务做得风生水起。

从小成绩优异的封建欣于1992年被保送至首都师范大学物理系,1996年继续保送该校物理系光学硕士研究生。1999从首师大毕业后,封建欣入职北京歌华有线电视网络股份公司(原北京有线电视台),任职数据业务部项目经理。

2001年,应美国ADC电讯公司的邀请,封建欣到美国考察业务,之后开启十年外企职业生涯,相继担任美国ADC Telecommunications电讯公司北京代表处业务拓展总监、美国BigBand Networks北京代表处首席代表、瑞士Nagravision北京代表处大客户总监。

2011年,从北大国发院EMBA毕业后,封建欣开启了创业之路,大跨度转向葡萄酒文化产业。

2014年,她又创立了北京远大恒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2018年布局长三角成立安徽太测临峰光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这两家都是响当当的高科技公司。

一边是美酒,一边是黑科技,封建欣连续创业,稳打稳扎,风生水起却又不着痕迹,一切像是随心游走。

本期校友专访,我们一起走进封建欣的人生故事。以下为采访整理。

听话的女学霸

问:一路被保送的人生是什么体验?

封建欣:读书的时候我也没有刻意做什么,从小就挺顺利,一直当班长、大队长,家人也很支持我们读书。保送首师大本科时,我最初报的英语系,因为当时梦想当外交官。学校也已经基本同意,但我们高中的校长找到我说,10个保送生里我的物理成绩最好,建议我报物理系。

我爸也同意我学理科,那时流行“学好数理化,走遍全天下”。他认为学物理也不耽误我学英语。恰好我伯伯就是清华无线电系毕业,我爸还跟着他研究无线电。我可能也有他们这方面的基因,后来就改到物理系。

问:为什么没有继续读博士做科研?

封建欣:毕业那会儿,对工作并没有特别明确的追求,就是想早一点上班,不用特别死板地做研究。而且我要读博士的话也是光学博士,对我的个性而言太局限了,我很想到外面去看看。这方面我可能也遗传了我妈身上敢冒险、有勇气和担当的精神特质。

恰好毕业那年,我获评北京市优秀毕业生,这样就不受师范毕业生必须从教的规定约束,可以更自由地择业,所以毕业没有当老师,而是去北京有线电视台工作三年。也因为这份工作,一脚迈入了广播电视行业,还赶上1999年这个行业向数字电视转换、IP数据网络建设、三网融合开启的黄金时期。

有心的女高管

问:为什么要放下北京电视台这样的国企铁饭碗?

封建欣:在兄弟姐妹中,我这样做确实不算“带好头”,但是家人还是无条件支持我,后来换工作和创业也一直如此。离开的最大原因是发现如果要适应这份工作,我的个性至少在那个阶段得做出很大改变,斟酌良久还是决定去外面的世界看一看,闯一闯,自此一直在外企工作十多年,虽然换了不同的公司,但总体上待遇丰厚,人际关系也简单,百分之八十的精力都放在如何开拓业务、如何精进专业性上,这十年收获颇丰。

问:离开外企是否因为职业天花板?

封建欣:离开外企的直接原因是明显感到外企的市场曲线向下,像我所工作的几家外企,中国区的销售额只占总公司很小一部分,而且国内通讯行业公司越来越强大,外企的技术、价格和服务优势越来越不突出。我想趁着自己还能摸爬滚打的时候出来,哪怕摔跤还能爬起来。不然将来被扫地出门,高不成低不就的职业生涯很尴尬。

北大的求知路

问:读EMBA是为创业储备知识吗?

封建欣:最直接的原因是想通过读书找找方向、自信,那个年代外企出来的人,相比国企、机关的人要边缘,再去工作总觉得底气不足,职业下一站在哪里也很迷茫。另外,我也一直有继续读书的想法,当年没继续读博士多少还是有点遗憾。

问:从准备读EMBA到毕业,一路是否顺利?

封建欣:选商学院时,我想好要读北大。当年保送没能进北大,还是有个北大心结没有完成。而且我骨子里又有文艺的一面,更喜欢北大的人文氛围。我最初是上网找到招生电话,国发院的接线老师特别亲切,邀请我到朗润园看看,我一看就喜欢上了。面试后定下来,一路很顺利。

进来之后自信心不能说爆棚,但显著增强。相比外企那些年相对的小圈子和小资生活,国发院让我打开了对经济、管理等方面的专业天窗,包括宏观趋势、国际视野。当年给我们上课的老师也是独家资源,不但课讲得好,为人也是大师,林毅夫老师那年去的世行,周其仁、海闻、胡大源、杨壮老师都给我们上过课,班级氛围也特别好,感觉特别幸运。

国发院的两年也让我更清晰自己未来定位到底在哪儿、最想要什么。一如杨壮老师常让我们问自己的三个问题:你有什么、你想要什么、你可以放弃什么。一旦对自己的未来能看得清晰,也就不那么纠结了。杨壮老师也是我的毕业论文指导老师,对我影响特别大。最初我不想写毕业论文,因为已经决定自己创业又不找工作,对写论文拿毕业证书没有特别大的需求,事情也多。杨老师说作为一个善始善终的人,读书两年应该给自己一个交代。这话说到我心坎上了,有始有终是我的一个原则,我后来以国际葡萄酒文化领导力项目为案例写完了毕业论文并参加答辩,获得通过。

连续的创业路

问:为什么最初选择葡萄酒创业?

封建欣:世纪朗润葡萄酒业务2012年开始启动。最初是想做广电业务代理,因为一直在广电圈里,无非是从甲方到乙方。但2011年开始国外设备在中国市场严重下滑,好多都被国产替代,市场价格非常低也很透明,做代理利润空间非常小,相当于我已经错过了设备代理在中国市场发展的最好时机,不得不转向。

正好我骨子里对文艺的热爱爆发,就往文化产业转,萌生了创立一家国际文化交流公司的想法。创办公司就要有产品,在外企十年出国比较多,也有机会接触到不同的葡萄酒产区,我个人也特别喜欢葡萄酒,机缘巧合便将公司产品专门定位为进口高端葡萄酒和文化推广。公司就以环球美食美酒文化、美好生活为主题,既有环球美酒藏酒轩,也是“以酒会友”的资源平台和生活空间。

问:公司现在发展得怎么样?

封建欣:目前是我弟弟在继续做,主要是我2014年全面负责远大恒通之后,精力顾不过来。这样两边都能有专业的团队,同时形成相互支持的关系。两家公司办公地点都在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相隔不太远。

问:成立远大恒通是回归专业吗?

封建欣:远大恒通是在2014年成立,当时我的研究生导师张存林教授是首师大太赫兹光电子学教育部重点实验室的负责人,找到我说要创办一家企业,想把停留在实验室里和论文中的成果做科研成果转化。科研的圈子很封闭,很多科研成果的终点止步于发论文,文章发完之后继续下一个科研项目,之前的研究成果没有机会走向市场、走向产业化。

我的导师找到我估计是因为我们那几届师兄、师弟几乎都选择继续做科学研究,毕业后在大学里当教授或在科研院所,身份不方便。我毕业时导师说可以继续保送读博士,可是我选择坚决不读,想要工作,所以到筹建公司时我是少数有相关业务经验,又有国企、外企职业背景的人。

当然我自己也愿意做,因为当时张存林主任有一段话特别打动我,他说中国的红外和微波领域均落后美国三五十年,但是太赫兹技术跟国外相对同步发展,而且正好处于红外和微波之间,把这个领域研究透了,两边都能带起来。学物理也这么多年,觉得这件事甚至比我的首次创业更有意义。

问:能否科普一下什么是“太赫兹”?

封建欣:太赫兹是红外和微波之间最后一段没有被开发应用的电磁波,20世纪80年代被正式命名,此前科学家将其统称为远红外射线。宇宙空间的一切物质都会产生太赫兹波,它是频率在0.1THz到10THz范围、波长介于0.03到3mm之间、最晚被开发应用的电磁波,可以广泛适用于安检、通信、雷达和遥感测距等应用领域。

太赫兹被誉为“改变未来世界的十大技术”之一。经过二十多年的科学研究,中国在太赫兹领域的研究已位于世界前列。远大恒通专注于太赫兹技术的无损检测新技术的专精特新综合解决方案专家,可以根据客户的实际需求提供标准化产品和定制化解决方案,我们还提供技术培训和技术服务,重点方向目前是安检安防、国防军工和生物医疗,但主要还是按订单定制化生产。

熬人的方向感

问:太赫兹的产业化发展顺利吗?

封建欣:老实说,最初几年发展得比较慢。国家早期对于科技成果产业化的相关政策不像现在这样明确,也缺乏配套支持。我个人也想先看清楚方向,谨慎一点。

产品从科研成果到产业化上市很难,很多科研成果因为种种原因无法实现产业化应用和发展,死在这一阶段的公司太多了,业内将从0到1的这一产业化阶段称之为“死亡之谷”。所以我宁可找方向时慢一点,也不要为了抢速度而搞错方向。我告诫自己,先要做正确的事,然后才是正确地做事。

2017年地方政府主动性提高,我们就在安徽蚌埠先成立太测临峰,布局长三角。地方政府提供政策和资金支持,我的工作重心必须转向太赫兹业务,到2018年我便将全部精力投入。偏巧这两年疫情,多数领域不具备快速发展的大环境,给了我们足够的时间看清趋势,我们反倒发展加快。先是拿下各种资质,之后又确定专精特新的发展大方向,未来时机成熟当然也要筹备上市。

我曾总结远大恒通创立的七年,遇到的挑战和压力在我的职业生涯中前所未有。好在局面如今终于打开,安检市场平稳发展,我们也拿下了国高新和中关村高新双高资质、有了第一个大客户,2021年谈好了第一个战略投资人。我也为公司未来战略发展确定了几方面的战略布局,创业之心越来越坚定,发展目标越来越清晰,虽然还不算特别明朗,但我们练好内功,只需要等一个好的天时。很多时候,不是我们推着市场走,而是市场推着我们走。道阻且长,行则将至,行而不辍,未来可期。

问:你的创业压力主要来自哪些方面?

封建欣:主要有四个方面的压力。

一是随着公司发展,内心更强烈地认为,既然领了这摊事,到底能带着大家干到什么程度,比如能否上市、公司规模能做多大,想有个好的交代。

二是产业缺乏标准体系,亟需行业或国家层面出台标准或者提供标准支持。发展过程中,政策、市场、资金等方面也在动态变化,方向感很难,很熬人,我日思夜想的就是方向。

三是不同于现有的太赫兹研究团队,产业化路上有红外或者光纤产业基础,我们完全以太赫兹为核心,没有别的产业基础,也缺乏雄厚的资金。难也难在这儿,所以走得很慎重,最初基本是走几步等等市场反馈,有投资也不敢接,怕走错了、怕没有市场最后投资都变成负债。

四是要平衡内外部各方利益关系,包括政府、客户、市场、组织内部等,真是很考验人。企业也兼做研发和代理商角色,做得周到事情才能推进得更圆满。

最后从个性来讲,用杨壮老师的话说就是狼性不够。创业家不能光有情怀和责任,还要有冒险精神、足够的勇气和心理承受能力,最终公司要用数字说话。不是所有人都适合创业,如果现在你让我重新选,我可能会打个问号。

问:压力很大时,怎么减压?

封建欣:和朋友品酒聊天、瑜伽冥想、跑步锻炼,还有请教我的“超级私人顾问委员会”,也就是我们EMBA的同学和老师。像遇到投资、知识产权、组织管理、业务等方面的问题,都能找到相关领域经验丰富的同学和老师,他们给我指导和帮助,问题有解决办法,压力自然就小了。

问:之前在国企和外企的经历,对现在的企业经营管理有哪些帮助?

封建欣:外企管理有很多值得借鉴的地方,比如人际关系相对简单,以做事情为主,福利也相对完善,还有系统、专业的培训机会。外企管理者也身体力行倡导最大限度地工作生活两不误,工作时全情投入,是极致的专业主义精神;休假时尽情享受假期和生活。

企业里大家都发挥专业主义精神,一群人一起干,再难的事情也不会觉得累。同时,一个公司必须要有规矩,但是规矩不能太繁琐,影响大家的积极性。

我心目中理想的公司,既有国企的规范性,又有外企的灵活度,制度严谨又能让员工充分发挥主动性,诸如打卡、严格坐班方面可以不做硬性要求,实行目标制管理。

在选人方面,一如杰克·韦尔奇在《赢》这本书中所说,组织需要的人才最好具备四个E和一个P,即积极向上的活力(Energy)、激励他人的能力(Energize)、决断力(Edge)、执行力(Execute)和激情(Passion),我非常认可。我喜欢自带能量和光芒,还能影响周围的人,这样的人往往具有正确的决断力而不是事事请教领导,具有卓越的执行力,对工作有发自内心的兴奋感,它还会影响一个人遇挫之后的自愈能力。

问:人生对未来有什么规划?

封建欣:打算退休前最起码再做10年到15年,余生就做太赫兹这一件事情足矣。

生命的驱动力分为两种:

一种驱动是梦想,

一种驱动是使命。

梦想是见自己,

使命是见众生。

收藏 分享

微信扫一扫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