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免费快速精准估分

长江商学院EMBA | 刘劲教授:企业家应该如何应对不确定性 | CKGSB Insights

长江商学院

2022-01-07 12:05:01

+关注
长江商学院会计与金融学刘劲教授从人们常用的一些方式谈起,对风险进行了分类,解答了企业家该如何应对不确定性等问题。

作者|刘劲

好运固然是人人所求的,但生活往往充满不确定性。尤其是在这个巨变的时代,21世纪的今天,全球气候和国际关系的变化带给了企业诸多挑战,处在这样的时代中,很多人面临风险会不知所措,甚至意识不到风险,于是导致很多企业被淘汰,所以,必须在风险和不确定性来临时采取正确的方式应对,才能得以生存。

长江商学院会计与金融学刘劲教授从人们常用的一些方式谈起,对风险进行了分类,解答了企业家该如何应对不确定性等问题,希望本文能对你有所启发。

刘劲

哥伦比亚大学博士

长江商学院会计与金融学教授

投资研究中心主任

人生最可怕的,不见得一定是不确定的。恰恰相反。死和灭亡是人生的铁律,在百年之内发生的概率几乎是百分之百,没有什么不确定性可言。对于这种确定的灾难,人们应对的方式无外乎两种。

一种是用某种信念体系在脑海中创造一个平行宇宙,在这个虚幻的世界里没有痛苦、没有离别、没有死亡;

另一种是主动拥抱死亡和毁灭,接受现实,提早做准备,尽量在活着的时候把该做的事情做完、做好。

地球上有相当一部分人是用第一种方式来对待死亡的。其优点是省时省力、信手拈来,进入状态后精神就可以无比强大。其缺点是至今还没有人能证明这个平行宇宙的存在。因此这种想法不可避免地会在我们的现实世界里产生诸多的缺失和遗憾——你本来这辈子想干的事情,由于可以推到下一辈子,就可能很多都没干;很多本来无法接受的现实,由于有下一辈子来弥补,就可以逆来顺受;你小时的梦想,不小心错过了,被你一推再推,直到你老了就没了机会;你曾经暗恋的爱人,因为你不表白而错过了,你以为以后还有机会,岂知那可是永远的擦肩而过,没有下一辈子重新相逢的可能性。

真正能直面死亡和毁灭的人并不多,因为这事想起来真的让人很难受,甚至非常恐惧。但直面死亡有巨大的现实的好处,只有意识到你在这个世界上的日子并不多,甚至很短,你才知道怎样规划人生、把每一天过好。你会执着地追逐你的梦想,也会坚持你的价值观,因为没有下一次。你不会让你暗恋的爱人就这么轻易地从你身边悄然划过,你一定要让她知道你的心情;你也不会长时间不去探望你的父母,因为他们的时间比你更短,跟他们的见面其实比你所有的收藏更加宝贵;你甚至会改变你的事业,做一些更加有意义的事情,而不是仅仅追逐金钱和利润。

把时间缩短,到十年、五年、一年,确定的事情越来越少,不确定性就越来越大。不确定性本身不见得是坏事,你有一半的可能会时来运转,天时地利人和。所以,你对不确定性的恐惧并不是来自不确定性本身,好运你当然喜欢,你怕的是运气的负面的一半。中国人对危机的辩证解释:危是负面的那一半,机是正面的那一半,两者相生相克。企业家群体和普通大众的一个很大的区别是对不确定性的态度。企业家一方面抓住了机会,但同时也会冒比较大的风险;普通人由于害怕风险,就失去了机会。所以,对不确定性的处理,核心的道理在于尽量地扩大机会,同时尽可能地控制风险。

同样一件事情,对不同人来看,机会和风险的比率是不一样的。由于机会和风险都来自不确定性,通过获取更多、更全面的信息,通过研讨、反思作更精准的判断,就可以有效地降低不确定性,从而降低风险,提高机会和风险的比率。所以,企业家一辈子都要做的事情是持续学习,提升自己的思想架构,拓宽自己的认知能力。

优秀的企业家和平庸的经营者的一个重大区别是——由于信息和判断能力的差异,前者在不确定性中看到的都是机会,后者看到的都是风险。同样做一件事情,前者是让机会变为现实,后者是要赌一把,所谓“富贵险中求”。除了自己持续学习,优秀的企业家还需要打造知识型、学习型组织,让团队补充、弥补、提高自己的判断能力和认知边际。企业家勤奋固然重要,但其效能是有上限的。企业长期的优势必然在于对信息的获取和判断上。睿智的、大格局的企业家,加上严谨的、聪明的、脚踏实地的团队,是长期竞争的法宝。

在不确定性的笼罩下,风险永远无法完全去除。风险其实也分两类:一类是已知的风险,一类是未知的风险。

对已知风险的管控最有效的方法就是通过资产配置大规模分散和对冲。

通过跨公司、跨行业、跨地域、跨资产类别的投资组合,可以把能对冲掉的风险都对冲掉。企业家由于要保持对企业的控制权,往往在资产层面不得不承受集中的企业和行业的风险。因此在个人投资的层面需要更大规模地分散投资以抵消运营公司带来的过于集中的风险。比如今年,教育行业的企业家如果个人投资也在教育行业,行业巨变时受到的打击就是致命性的。但如果个人投资能分散到新能源、军工、芯片等表现强劲的行业就可以对冲一些教育行业的损失。

未知的风险其实更可怕,因为不知道它带来的下行灾难到底有多严重。

新冠疫情就能算一个,是百年才会一遇的全球性重大灾难。2008年的全球性金融危机也能算上一个,其严重性和上个世纪三十年代的经济大萧条可以相提并论。很少人会对这一类的风险做足够的准备,一个是因为发生的频率不够高,另一个是不知道如何来应对这样的风险。正是因为这种风险的极大不确定性,它们潜在造成的损失可能是毁灭性的。所以,应对的措施就应该是居安思危,做最坏的打算。

在21世纪的今天,全球气候加速变暖,中美关系持续恶化,全球化带来的风险的高传导性,都给企业家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在这种情况下,采取保守的策略,低杠杆运行,预留相当规模的现金储备,保障企业在极端情况下也能活下来,可能是最明智的选择。

风险这个东西,就像死亡;你直面它,敬畏它,把未知变为已知,把已知变为可量化,采取积极的态度来做准备,应对它,是把当下日子过好最有效的方法。

来源|第一财经

收藏 分享

微信扫一扫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