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免费快速精准估分

长江商学院EMBA | 没有什么时候比现在更需要企业家了

EMBAhope

2022-01-12 13:33:54

+关注
顺为资本合伙人、长江商学院EMBA4期校友周航分享了他在2021年转折中的思考,希望对你有所启发。

在经济发展中,“低垂的果实”被用来指代非常重要却又唾手可得的物质财富,它们如同挂在枝头、低低垂下的果子,一伸手就能摘到,从中得到的收益很大,所需付出的努力却很小。但是,陈龙教授曾提到一个说法——“低垂果实的摘取时代已经是过去时。”

面对“低垂果实时代”的过去,很多行业都经历着转型的阵痛:低迷的业绩、短期难言的成效、艰难的创新探索……这对企业家群体来说,是非常艰难和不容易的时候。过去的2021年,每一个企业人都感受到了一种以往没有的艰难。

那么,在这个巨变的时代,企业家该“躺平”了吗?该以何种心态看待当下的处境?未来的路要怎么走?顺为资本合伙人、长江商学院EMBA4期校友周航分享了他在2021年转折中的思考,希望对你有所启发。

周航

顺为资本合伙人

长江商学院EMBA4期校友

2021 年对所有人都是非常艰难和不容易的一年,对企业家这个群体可能尤其如此,不管是大企业、中型企业、小企业、微型企业、成熟期的、成长期的,不管是科技企业,还是所谓的大众普通行业,每一个企业人都感受到了一种以往没有的艰难。

各种媒体的评论,群体的消息此起彼伏,对企业界来说,这大半年来几乎没听到什么好消息,好像不管是针对个体,还是针对行业,还是宏观层面,坏消息一个接一个接踵而来,甚至一个比一个更大,让我们都有点麻木了。

身边的朋友也不断在讨论:「还能继续干吗?」我就在想,企业家到底该怎么办呢?真的是躺平了吗?有很多身边的企业家,他们的确已经有了可以躺平的资本,但是他们之所以提出这个问题,可能本身就心有不甘吧,因为每个企业家可能身上都有强大的创造力以及创造意愿。

我现在每天早上醒来,从打开电灯、使用网络,到吃喝,再到出门的交通,时常有种莫名的感动,我们每个人的生活可能没有一分钟离开背后千千万万个企业的创造和服务,而这背后就是千千万万个企业家,没有他们的创造我们可能一分钟都活不下去。想着自己每天生活这 24 小时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有背后的企业支撑着我,我真的很感动,很感恩,感激商业和企业这种形态的存在。

但我最近经常在想的居然是,如果真的没有了企业会怎么样?

我们经历过这样的时候,改革开放前几乎没有企业,只是我们大多数人对那种物质匮乏的时代的记忆已经非常模糊了。

回过头来看,这几十年奇迹般的腾飞,除了有时代自身发展的因素,除了科技进步之外,最重要的就是千千万万个企业家的创造,千千万万个企业提供的产品和服务,才让我们的物质和生活逐渐丰盈起来。我真的不敢想,如果企业没有了,或者说企业家都不做了,我们还能接受回到物质匮乏的时代去吗?这个画面是无法想象的。

我非常害怕没有了市场,没有了企业家,没有了真正的企业。越是艰难的时刻,我内心产生了一个强烈的愿望:企业家们,你们一定要坚持住啊,我们都指着你们呢。

当然,不管是什么原因,2021 年如此这样的转折,都不得不逼着我们自己停下来回望一下,过去有什么是值得我们反思的。这一年,我们不能白白遭遇了它,至少得学到点什么吧?让我们在 2022 年乃至以后我们走得下去,走得好点。

该如何走下去?以及我们自己应该如何与往不同?

陈龙教授提的一个说法「低垂果实时代过去了」挺形象的。过去不管是在投资还是创业,最重要的选择就是「去做」。投身某一个行业,或者投资了某一类企业,「去做」可能就是最重要的选择。至于投没投中最大的、最好的企业,有运气使然,有眼光的差异,可能是多少的区别,但是这个时代最重要的特征和最重要的选择就是「去做」这个动作。

然而,这个时代的确已经过去了。特别是科技圈,过去的十年有可能是我们不自知的黄金时代。

过去我们觉得一切都是当然的,比如说就是要高速的发展,而且是超高速,我们当然追求的都是那种短期的,爆发性的成长,我们都希望可能 Y2Y 要有 10 倍的增长,一年要融很多好几轮资,估值也得翻几番,我们很快就会成为一个独角兽企业,然后三年就要上市;如果我是个名校大厂,创业的时候自然就有无数的资源涌向我,捧着钱求我创业,然后什么也没有做,产品可能都没有,就得到一个很高的估值等等。好像我们只要选择对了,找准那个风口,然后成功就是必然且容易的。

这一切都是自然而然的,就是应该如此,我们就值得拥有......

现在,这些假设的前提发生了根本的变化。

首先是心态的调整。

不要再认为今天的困难是短期的,只要忍得一时之苦,严冬很快就会过去。我认为恰恰不是,这次的转换不是一个周期性的,它是长期趋势性的。我们可能是迎来了时代的转变,所以假设的前提变了。因此不管你愿意不愿意,都要做「长期、低速、艰难」的发展模式转换。

第二,方法论的变化。

好在最近听到大家开始谈论一种新的方法叫 PLG(product-led-growth),产品驱动成长。大家终于回到了「产品、产品、产品」的这种状态,感觉重回了正路,不再想怎么获客,怎么复购,怎么去做用户运营等等,过去我们谈了太多这些话题,现在我们就回归正路思考怎么做好产品。

如果我们重新回到这种状态,不图一时之快,逞一时之新,说我们又做了一个什么新的东西,我觉得我们能不能够开始去崇尚一种好的东西,可不可以让产品变得更好一点,而不只是每次要开个发布会告诉我们又有一个新的东西,可以在气质上好像都会变得更真诚一些,会变得更加诚诚恳恳,老老实实。

第三,好的组织。

好的组织是真正高效、和谐、尊重人的组织。我们过去也高效,但是过去的高效很大程度上是「威逼利诱」的结果。「利诱」就是说有高薪、期权这样一个诱惑,「威逼」就是公司创造了一个「不加班不对」的文化和状态。

新的高效理应是建立在我们有更先进的方法,更好的工具,当然也伴生着人的内生能力和素质提升带来的。从这一点来说,我们需要反思过去的模式,回过头来去向国外更先进的企业,好好观察和学习他们,怎么能够在让人更和谐和受到尊重的情况下,保持同样的高效,甚至更高效。

好的组织,外化的表现就是气质的变化。

我不希望我们整个企业界依旧充满了狼性,天天喊打喊杀,戾气很重以及浮躁。我不希望朋友圈看到的年会排场,秀各自的奖品、年薪,我们不希望天天看到的都是融资消息、上市的祝贺,各种排名,这些物质化的浮躁要反思,不应该成为我们的追求。

我们应该因为自己创造的产品而受到他人的尊重,而不是靠那些浮华的数字让别人来仰视我们,说你好厉害,你是个十亿、百亿、千亿公司。

2022年开始和2022年的以后,可能依然非常艰难,甚至更加艰难。

很多创业者可能会面对一个残酷的局面,就是做不下去了。做不下去了不丢人,真到了那个状态就老老实实的放下。放下它,然后好好地反思、复盘这一段创业的经历,从中学习,不管是再次创业,还是暂时蛰伏,哪怕找份工作也好,甚至是暂时不知所措,去云游一番也好,都可以。最重要的就是先老老实实的、诚实地放下它。

在成长期的企业,恭喜你还能在一个很好的行业赛道,还有一个高速支撑你发展的动力。但是回到刚才我们说的,要假设时代的假设前提变了,我们要做好「长期、低速、艰难」这样的一种假设前提的变化,对企业发展保持更加谨慎的理性乐观,而不是盲目和侥幸的乐观。如果还有很多人追捧我们的企业,继续可以融到资,甚至融到很多的钱,收入的增长也不错,我依然觉得我们应该更珍惜钱,更要把一分钱掰做两半来花,更加注重企业的内生效率,再也不要盲目的扩张,为了增长而增长,为了扩张而扩张。

哪怕是成熟期的企业,可能也要有意识地把节奏调整一下,把节奏放慢,不要再抱着那种「气吞山河,征服世界,唯我独尊,舍我其谁」的那种气质,需要做一些调整。

这是我自己从 2021 年中的转折的一点点思考和希望我自己从中学习的。说这些,当然不是告诉企业应该怎么做。我自己离开企业一线已经很久了,始终好像是半个身子在企业圈里,半个身子在外面的人,对如何做企业可能半是旁观者,半是参与者的一种视角,今天只是和大家一起探讨一下。

最后,站在 2022 之初,我想说真的特别感激企业家,中国要发展,人们要生活得更好,拜托企业家了。

企业家们,你们可真的要好好的保重自己,真的指望你们。祝福企业家!

2021 年再不好,已然过去,但咱们别白白遭遇了它,尝试着从过去学习一点,如果期待未来有所不同,至少要让自己有所不同。

期待有一个踏踏实实的 2022 年,不管什么情况,我们自己都可以变得更踏实。

祝福所有人!

收藏 分享

微信扫一扫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