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免费快速精准估分

开工大吉,虎年中国制造业如何破局? | 安泰EMBA

EMBAhope

2022-02-10 15:39:06

+关注
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EMBA课程教授何帆受邀参加第四届中国行业发展高峰论坛,并作了题为《智能制造给中国制造业带来的机遇和挑战》的主题演讲。

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EMBA课程教授何帆受邀参加第四届中国行业发展高峰论坛,并作了题为《智能制造给中国制造业带来的机遇和挑战》的主题演讲。

他指出,中国企业向智能制造转型,是因为智能制造能帮助企业对冲周期波动;能帮助企业商业模式向差异化转变;能实现对发达经济体制造优势的“后发先至”,由此寻找中国制造业的破局点;能推动本土企业从效率原则转向效率与安全并重,提高生存机会。

以下为何帆教授的演讲内容。

推动中国智能制造加速发展的因素

中美贸易战:2008年后的中美贸易战,让我们突然意识到外部风险增加了,所以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我们第一次见到要用“十年磨一剑”,把产业重要生产环节中自己可以做的都自己做一遍,这给中国智能制造带来了新的机会。

劳动力成本上升:今年全球第七次人口普查结果出来之后,我们发现人口问题非常严重,不仅是中国,在全球范围内都有这个问题,影响未来世界经济20年的最重要的变动可能就是这个,那就是在全球范围内人口成本会不断增加,为制造业带来很大的影响。你会看到在各个制造业的环节里面,能够替代原来的劳动力,对这些企业来讲,成本节省会越来越有效。

技术:包括5G、云计算、人工智能也好,其实原来的时候最早是应用在移动互联网,这些技术其实天生应该是和万物互联联结在一起的,所以一旦进入到制造业中,会找到更多应用场景。

智能制造的发展

智能制造分为三步:第一步数据化,将数据采集出来;第二步数字化,有了数字之后要去做分析,分析之后还是为人决策提供参考;第三步智能化,人已经不需要做决策了,更多的还是由算法做决策,最后人是来配合机器,来和机器协作的。

其实从数据化到数字化,第一步就已经走得很难。制造业数据按道理来说采集起来并不难,很多机床里面完全可以将数据导出来,但它跟移动互联网里面处理最终消费者的数据不一样,它拿回来之后某种程度不是大数据,是小数据,所以它的数据条件相对来说是非常稀缺的,拿回来之后还要再重新清理一遍,重新挖掘里面的一些数据,然后才可以用数据来做数字化的分析。

在做数字化分析的时候又会遇到问题。因为原来的时候很多互联网的平台企业的商业模式其实很简单,把数据拿过来可以马上变现,可以准确地预测消费者的行为,这样就可以精准推送,甚至可以通过垄断数据,让其中每个流量都为我带来收益。

制造业的企业拿到数据没有办法这样做,它没有办法迅速找到获利的机会。那它这个数据可以干什么?第一个来讲是质量的控制,可以做到全过程追溯。但是全过程追溯和最后可以提高我的利润率,其实逻辑链条是很长的。

从数字化到智能化,这一步会更难,因为这涉及到整个生产的方式要出现很大的变化。所以智能制造会比我们原来想象中的可能走得更慢,走得更艰难。那为什么中国的企业特别热衷于做智能制造?因为被逼得没办法。

一、帮助企业对冲周期波动

第一个是因为智能制造可以帮助企业对冲周期波动,制造业企业和互联网企业最大不一样就是绝大部分制造业企业其实都已经经历过完整的经营周期,经历过完整的经营周期的企业和没有经历过的企业看世界的世界观是完全不一样的。三菱重工对周期的记忆是刻骨铭心的,2011年三菱重工市值就已经达到1500亿,然后一路下跌,一直等到2022,花了大概十年才可以恢复,有过这样的过山车的经历的制造业企业,它对周期的感触是完全不一样的。

那么为什么要做智能制造?因为它可以对冲周期带来的波动。当经济低迷的时候,企业要不要裁员?可以裁员,那经济复苏要不要招工呢?可以招人的时候别人会来吗?就算招来了,但招来的都是新工人,技能没有办法达到要求,所以产品质量会出现问题。

为什么要用智能制造,就是因为它可以更好对冲这种波动。原来的时候买工业机器人成本很高,结果现在工人成本在增加,工业机器人成本在下降,那我现在就要用工业机器人代替工人。如果经济出现波动,那我无非几台机器停下来维修,这时候能够避免从招工也好、从库存管理也好由于周期波动给制造业带来潜在风险。

二、转变商业模式,把产品变成服务

过去制造业企业最大的困惑大多数都在做同质化的产品,到最后一定是价格竞争,最后的结果可能是两败俱伤,消费者没有办法拿到很好的产品。那怎么办?你应该把你的产品变成服务,怎么变成服务呢?这个时候实际上要想清楚,很多消费者需要的并不是产品,而是解决方案,如果智能制造之后,就可以更好地提供解决方案。这也是今年我去三菱重工调研的时候听到的。

比如三菱重工生产挖掘机这种工程机械,往往客户需要的不是说挖掘机便宜不便宜,而是好用不好用。一个施工项目可能就十几亿,比如说我一年就要完工,那你机器但凡出现问题,停工一天的损失和我买这台挖掘机的完全不一样,所以它在意的是可不可以马上提供服务。

当你数字化之后,可以做到什么?就是你还没有出问题,我大概可以检测到可能有异常,所以我先会打电话通知该换零部件了,你都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就应该把你需要换的零配件已经交给厂商了。

还有就是施工工地里头用工程机械,坏了之后不是像汽车一样拉回4S店维修,你需要找人去荒郊野岭的地方的现场维修,费时费力。那怎么办?当你使用数字孪生就可以远程指导,远程启动机器,远程辅导这些技术人员进行维修。

这就使得你从原来的单纯卖产品变成卖服务,有了服务之后才可以有差异化竞争,才能够做得更好。

三、寻找中国制造业的破局点

中国的制造业企业和欧美的制造业企业相比有一个最大的缺点,就是我们的历史不够悠久,所以我们积累的经验没有那么多。

国外的发达企业积累了很多的小数据,比如欧美的汽车企业经常拿车碰撞,每次碰撞积累一些经验,这些经验都在它的数据库里面,而我们其实都是后起之秀,没有像他们之前积累那么多经验,没有那么多熟练的技工,没有像日本企业里面金星银星那样的技术骨干,那怎么办?

对于中国来讲,我们也要有大国工匠,但是大国工匠其实并不是把每个工人都变成工匠,当你有了智能制造之后,你可以后来居上。

也就是我可以把所有的生产过程中的参数都捕捉到,因为机器人可以交互学习,所以只要有一个工匠,到最后整个生产线上的机器人都可以变成工匠。这是一个难得的中国的制造业企业可以克服原有的弊端,能够找到一个抄近路的办法,能够后来居上的一个破局点。

四、从效率原则到效率与安全并重原则

还有一个就是受到地缘政治风险的影响,商业模式出现了转变。过去商业模式是效率至上的原则,比如华为在全球寻找供应商,这个零部件如果美国做的最好那你就是我的供应商,那个部件德国企业做的最好那我就选你,所以选的都是世界第一。那现在还敢这样做吗?不敢了,所以除了first source,你还要找到second source,甚至要找到third source,也就是必须要采取效率和安全并重的原则。

这就给很多做本土创新的企业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机会,原来很多企业做本土创新是没有机会的。你在这里做本土创新,国外的竞争对手就把你盯上了,当你研发到50%、60%的时候,人家开始降价,当你研发90%,马上要出来的时候,人家开始大幅降价,我的品牌是国内的品牌而不是国际品牌,我的价格比你贵,质量没有比别人好,那我就没有生存空间了,我原来的研发成本都付诸东流了。

而现在的商业模式是我其实并不需要做到全球第一,只需要把这个东西做出来就可以了。我其实并不考虑能卖多少,但是只要我存在,我就给中国经济带来了安全感,给中国企业带来了安全感,那你就要付钱,让我留在这个市场上,所以当效率和安全并重原则起来之后,我们看到很多本土创新企业真的有机会。

经过这几轮中国的制造业企业在最近几年遇到的风险,是别的国家制造业企业无法想象的,包括地缘政治的风险,商汤也没能想到自己做得这么成功,却“成功”地上了黑名单;我们也没有想到新冠疫情下,哪个供应商就变成疫区,供应链就断了;也没有想到极端天气下,像河南、山西这样地方居然都出现洪水;我们也没有想到政策风险,比如拉闸限电等。

这几年中国制造业企业面临的风险是其他国家很难想象的,恰恰是因为突然之间遇到了风险,风险防范意识得以提高,提高了之后我们都在把供应链重新补上。

经过这一轮的考验之后,很可能未来中国制造业企业真正的优势不是像过去说的,中国制造业可以生产东西更便宜,生产速度更快,产品质量升级速度更快,而是我们抗风险能力更强。之后再有风险的时候,留在中国,留在这个供应链里面,可以得到一个避风的港湾,风险会被大幅下降,这个很可能是中国未来的核心竞争力。

智能制造的难度

但是我们可以看到的是,移动互联网的黄金时代已经结束了,下一个时期应该是万物互联和智能制造,但它来得会比我们想象中的慢。

这里面有很多技术上的原因,因为制造业企业是千差万别的。从大类来说,制造业企业分成离散工业和流程工业。离散工业里面还有鄙视链呢,里面有的是做组装,有的是做加工的,做加工的瞧不起做组装的。做组装的还有鄙视链呢,组装手机的瞧不起组装电视的,觉得我们比你们复杂多了。

这时候就会带来一个问题,当你跑通了一个制造业企业,但是你的模式没有办法用到另外的制造业企业。

比如说你在一个离散制造的企业,把整个生产自动化全部跑出来了,然后流程工业过来看了之后,说你这东西跟我的完全不一样,我需要24小时全程监控每一个参数。

由于门派差别、风格差别,这时候我们才会意识到,原来人工智能不是一个通用的人工智能,其中会有很多专用的人工智能,这时候就会阻碍到它在不同的行业里面扩散的速度。

另外我们会看到,其实新的整个生态的系统还没有完全建立起来。虽然技术已经有了,虽然需求已经有了,但是就像原来电的落地,变成以电为核心的那一轮工业化,不仅仅因为直流电和交流电的产生,就可以带来一个新的时代,而是一直等到30、40年之后,等到一批电工出来,等到电气化的生产车间能够建立起来了,等到能够用这些电气的工人培训出来,等到能够修理这些机器的工程师被培训出来,整个生态系统才能够建立起来。

所以我们现在大概看到的情况,应该是施洗约翰已经来了,但是耶稣还没有来,耶稣还在路上。所以我们现在做的很多,是在为未来的技术革命创造条件,但是一旦未来技术革命来了,一定会是既影响到我们的生产,又影响到我们生活的新一轮技术革命,它的量级会比我们熟悉的移动互联网的革命大很多。

我们原来熟悉的是一个云时代,移动互联网天天讲云,看起来天上有云,云会拨雨,雨降下来会滋润万物就可以了,没有,一旦进入到智能制造时代的时候,就从云时代变成了渠时代,也就是你要去挖渠,你要挖渠就不能说只要天上降雨就行了,你要懂天气、懂气候、你要知道预测天气的变化,但是你还要懂得水纹,你还要懂得地型,你还要知道什么地方需要灌溉、什么地方需要排涝,你还要弯下身子,才可以把渠挖出来。

原来是大量的工程技术人员,最后全部转到移动互联网,去当码农去了,未来会出现一个回潮。现在开始出现不是进工厂,但这只是一个最开始的开端,等到未来真正智能制造起来的时候,会需要各式各样挖渠的人才,挖渠的人才和拨云人才不一样的是,你必须要了解生产过程和生产工艺,能够把问题转化为IT的语言,才能够讲给IT同事听,然后架构师会选择一个解决方案,最后才是写代码的码农,就是到最后冲锋陷阵的那些士兵了。

但是现在最缺的是能够把IT技术和生产中遇到的问题更好地结合起来,这个可能是未来的一个方向,是产业发展的方向,也是未来人才培养的一个方向。只有当所有的这些东西都能够准备到位之后,我们才可以真正迎接到那场即将到来的波澜壮阔的新技术革命!谢谢大家。

互动福利

#评论区#说出你的虎年心愿或祝福

评论点赞前三名的读者将获得一本安泰MEED新年推荐书籍!

交大安泰经管学院何帆教授最新力作

用30年记录中国变化

在慢变量中寻找小趋势

对个人选择、乡村振兴、企业变革、人口老龄化等问题

给出让你意想不到的新解法

收藏 分享

微信扫一扫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