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免费快速精准估分

北大汇丰EMBA校友风采 | 蒲爱民:极力向上 圆梦珠峰

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

2022-02-22 10:29:35

+关注
2021年5月22日我们计划登顶,但暴风雪肆虐,每小时40公里风速,超过了30公里的安全登顶边界,有国外队友放弃了,我选择了坚持,我要带着北大汇丰的旗帜登顶。

极力向上 圆梦珠峰

- 蒲爱民-

“2021年5月22日我们计划登顶,但暴风雪肆虐,每小时40公里风速,超过了30公里的安全登顶边界,有国外队友放弃了,我选择了坚持,我要带着北大汇丰的旗帜登顶。”蒲爱民在分享中说道。

2021年5月23日尼泊尔时间上午10点

北大汇丰EMBA1213班

戈10A蒲爱民带着

北大汇丰旗帜成功登顶珠峰

这是北大汇丰的旗帜

第一次飘扬在

8848.86米的世界之巅

这也是继2019年他挑战

777世界超级马拉松

把北大汇丰旗帜带到南极后的

又一壮举

攀登珠峰

是蒲爱民从小就藏在心里的梦想

2015年,蒲爱民入读北大汇EMBA,同年他以戈10A07代表北大汇丰参加第十届商学院戈壁挑战赛。

跑完戈壁,受到北大和深圳精神的影响,珠峰梦想的种子在心里逐渐壮大。那时的他还是登山小白,只登顶过5000多米的哈巴雪山和四姑娘大峰。

8848,这是一个绝命高度。

登顶珠峰,对任何登山者来说,都是一件极其冒险的事,用生命前进,用血肉之躯承接大自然的变幻莫测。

心存敬畏 全力准备 ✦

登顶世界最高峰,无数人心中的梦想。自1921年人类首次开始攀登,1953年第一次成功登顶,截止2021年6月,共有5000多人、518位中国人、41位深圳人完成梦想,300多人长眠于此。

珠峰之难在空气稀薄、路途险峻、天气恶劣......这要求攀登者具备雪山经验,体能耐力,攀登技术、心理素质,情绪控制,危机应变等能力。

怀着强烈登顶愿望的蒲爱民,用严谨、科学、坚毅的态度进行身心各种准备。5年多的准备时间里,跑步训练约2万公里,爬山训练约60多万米(相当于70个珠峰),体能训练约1000多个小时,先后登顶四姑娘(海拔5300多米)、哈巴(海拔5300多米)、慕士塔格(海拔7500多米)、玉珠峰(海拔6100多米)等雪山进行训练。

4月上旬

蒲爱民完成第二针新冠疫苗接种

4月12日

离家前往重庆与队友汇合

4月14日

到达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

4月16日

飞往海拔2800米小镇卡卢拉,徒步拉练12天到达海拔5500米珠峰大本营。在大本营休整等待登顶窗口期间,认真进行了攀冰和走梯训练,并完成了海拔7000米的洛子壁高海拔的适应性拉练。

攀登前的准备

向死而生 煎熬登顶 ✦

5月13日

一切准备就绪,5月13日凌晨2点,9名中国队员和部分外国队员在夏尔巴向导带领下,从海拔5300米大本营开始正式攀登。

队伍连夜通过海拔5300-6000米段被称为“恐怖冰川”的昆布冰川,这里冰裂缝随处可见,且结构很不稳定,每天都有雪崩塌陷,有些还覆盖着厚厚的白雪,一不小心就会掉下去,一名队友就曾掉进了冰裂缝,幸运被救了上来,但其他队伍的两名夏尔巴向导却不幸被冰裂缝吞噬了生命。

5月22日

因为暴风雪肆虐,蒲爱民和队友们在6200米冰川世界多滞留了4天,于5月22日14点到达C4营地短暂休息,等待晚上21点攻顶。C4营地处于海拔8000米风口上,长年狂风大作,风雪交加,气温零下30多度,是登顶前的最后一个营地。

在临时搭建的帐篷外,暴风雪如海浪拍击岩石般拍打着帐篷,让人特别担心坏天气无法登顶。煎熬等待的10个小时中,队伍发生了分歧,天气预报显示每小时风速40公里,超过了30公里的安全边界,有的队友已萌生退意,有外国队员决定放弃,蒲爱民决定无论如何要试试,实在不行再下撤。

好在队伍达成了共识,晚上23点,大家顶着暴风雪,如蜗牛般缓慢前行,风声盖过了喘息声,寒冷冻僵了双手,攀登者们依然倔强坚持着。

在通向世界最高峰的路程中,大多地段只有两只脚并在一起宽,一侧是冰山,一侧是万丈悬崖..... 一些遇难者的遗体突兀地躺在路上,队员们只能缓慢跨过去,死亡如此之近,内心的恐惧被无限放大,这最后的一段距离,放弃或许比前进更需要勇气。

5月23日

5月23日9点,蒲爱民顶着大风,到达了8800米希拉里台阶,顶峰就在眼前,这里也是珠峰死亡地带,氧气只有平原三分之一,一边是万丈深渊,一边是突兀的岩壁,路线狭窄到只能通过一人。2019年,希拉里台阶就曾发生300人拥堵4小时,14人遇难的惨剧。

因为路太窄太险,上下登山者都必须挂安全锁和抓住登山绳索慢慢通过,遇到对面来人就得停下来紧贴崖壁,方便他们摘掉和挂上安全锁通过。有时需要超人时,需要靠近的崖壁这只手抓住路绳或者对方的衣服,另一只手摘掉安全锁以后握在手里,越过对面的人再把锁挂在他身后的路绳上,相当于单手环抱住一个人过独木桥。一摘一挂之间,稍有不慎就会跌落万丈深渊。

蒲爱民断断续续拥堵了30分钟,竭尽全力往上攀登,氧气稀薄到近乎无法呼吸(吸氧只能略微缓解缺氧状态,保持最低限度生命力),5月23日上午10点,历经千辛万苦的蒲爱民终于登顶珠峰,北大汇丰的旗帜终于飘扬在了世界最高峰,蒲爱民终于实现了人生梦想!

登顶珠峰需要实力,需要运气,更需要强者之心。有的登山者多次攀登,却因为严重高反、暴风雪、雪盲、雪崩、滑坠、体能、堵塞、人为失误等各种原因功亏一篑。

△珠峰上的救援非常困难

蒲爱民也多次面临死亡威胁:在前往海拔6400米C2营地途中遭遇大雪崩,半壁雪山如海啸般倾泄而来,他只能趴倒在雪地,惊恐盯着雪崩越来越近,庆幸距离100多米处停止了;通过昆布冰川时,右腿踩空掉进了冰裂缝,左腿条件反射跪倒在雪地才庆幸没有掉下去;登顶下撤途中体能耗尽,经过一处悬崖时,冰爪被废弃绳索绊住,人突然反转倒立下坠,虽然下降器止住了滑坠,但用尽全身力气也无法回转身体解开,无奈倒挂在悬崖上约一分钟,庆幸被远远跟随的夏尔巴向导赶来才解围……

“在恶劣的大自然面前,人类就像蚂蚁一样渺小,珠峰登顶死亡率大约是6%-7%,在海拔8000米以上每一个细小的失误都是致命的,我是幸运的,庆幸珠峰接受了我,让我圆梦”。

坚持运动 辗转回国✦

5月28日

5月28日下山后回到加德满都,因疫情影响,蒲爱民在加德满都滞留了4个多月,滞留期间蒲爱民坚持训练打卡,他在群里分享到:“运动是治疗抑郁的良方,尼泊尔5个多月没有航班回国,一天死亡几十人,一部分滞留中国人焦躁不安,状态堪忧,如果能保持运动流汗,身体和心态都会健康很多。国内大都市也是节奏太快,压力巨大,学会释放情绪也同样重要。”

*蒲爱民在加德满都期间,坚持跑步锻炼。

10月3日

10月3日,蒲爱民在学校的帮助下才从美国洛杉矶飞回广州,与家人朋友团聚。

*在广州酒店隔离期间,在房间跑半马。

蒲爱民珠峰攀登飞行35000公里,历时196天,从深圳出发,先后到达重庆、加德满都、珠峰、加德满都、埃及开罗、美国西雅图、洛杉矶、广州、辗转回到深圳,可能是世界最长的珠峰攀登历程。

“攀登珠峰不易,一路走下来得到太多人的帮助和关心,感谢我的老师和同学们”。蒲大神在分享会的最后说道。

蒲爱民分享的珠峰攀登数据

1960年5月25日

中国登山队的3名队员首次从北坡登上珠穆朗玛峰顶。

1975年5月27日

中国登山队9名队员又一次从北坡集体登上珠穆朗玛峰顶,并第一次测得珠穆朗玛峰的精确高程8848.13米。

Tip 攀登珠峰风险极高,迄今为止有5000多人成功登顶,不幸丧生者超过300人。珠峰登顶死亡率大约是6%-7%,珠峰上遗留着大约200具登山者遗体。

2021年珠峰共有408位各国队员申请登山许可证,182名成功登顶,登顶率44%,死亡4人。

截止2021年6月1日

共有518位中国人登顶,41位深圳人登顶。

从一个跑一千米就气喘吁吁的亚健康人

到马拉松跑进3小时

完成意大利330公里巨人之旅越野赛

世界六大满贯马拉松

7天7大洲7个马拉松

再到成功登顶珠峰的壮举

蒲爱民用行动证明自己

作为北大汇丰老戈

不畏艰难、勇于挑战的

商界军校精神

收藏 分享

微信扫一扫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