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免费快速精准估分

复旦MBA | 直面不确定:王潮歌导演演讲实录

复旦大学管理学院

2022-03-06 14:43:04

+关注
诸位好,我是王潮歌。应复旦大学管理学院邀请来参加这个论坛,很荣幸,同时也很惶惑。

今天我非常想表达的是:一个人如何打破边界,如何创新,如何在行走的过程之中不断地抛弃旧有,而抵达一个未知的目的地。

诸位好,我是王潮歌。应复旦大学管理学院邀请来参加这个论坛,很荣幸,同时也很惶惑。我一生致力于把我和屏幕之间打碎,把我和您之间的屏幕打碎,但是因为疫情的关系,我们今天只能透过屏幕相见,这是一个遗憾。但我还是希望能够眼对着眼,心对着心。

先做一个自我介绍,王潮歌,是一个导演。我的导演作品分了三个系列:第一个是“印象”系列,实境演出。第二个是“又见”系列,情境体验剧。第三个是“只有”系列,戏剧幻城。我现在正在做的作品就是“只有”系列,叫《只有红楼梦》戏剧幻城。在这之前,去年完成的作品叫《只有河南》戏剧幻城,这个“只有”系列有四部作品,一个叫《只有峨嵋山》,还有一个叫《只有爱》。

我正在努力进行的戏剧幻城,其实真的是跟今天的见面很不协和,因为我致力于打破屏幕,致力于跟您线下相见。我盖了一座幻城,这个幻城里面有数十个剧场,我希望邀请您来,在/p>

所以,今天我非常想表达的是:一个人如何打破边界,如何创新,如何在行走的过程之中不断地抛弃旧有,而抵达一个未知的目的。

我不听老人言,因为旧的本身已经是新的阻碍

有一句话叫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所以学校有很多的知识是教给大家如何听老人言。但在我的概念里,人类进步的机会更多是在于不听老人言的。我就是一个不听老人言的人,我觉得已经有的规矩和已经造就的事实不是用来遵守的,而是用来推翻的、是用来“诋毁”的。

可能这几十年,我做的工作就是不断地探索,不断地“诋毁”,再不断重新地建立,再不断地“诋毁”。这个诋毁的人有别人也有我自己。我的一个名言叫抄袭别人是耍流氓,抄袭自己也是耍流氓。但是您知道,一句俏皮话说起来多么容易,做起来万难。打别人就已然可以,打自己简直是下不去手,甚至无处可打,这个巴掌还没有落下去,你就会感到疼痛,这种疼痛并不是肌肤之痛,而是深刻的绝望。

您愿意听我说怎么打碎吗?其实简单来说,就是我要什么还不清楚,但是我不要什么,我已经很明白了。我不要的东西是我已经看见的东西,或者是我猜测/意度您也看见了的东西,这些东西对我来说这都叫旧。只要是旧的,我可能会不管好坏,可能孩子脏水一块泼,都不要了,因为我觉得旧的本身已经是新的阻碍。

所以创新也许是一次胆量,也许是一次舍得,但可能更重要的,创新是对一个世界、对你自己的好奇心。我对终点有好奇,对未来的自己有好奇。我觉得打破什么、再重新建立什么,会使我抵达一个未知的地方,变成一个新的自己。

把人生放在不确定中

不知道您听完这些话是不是觉得我疯了?很多人会生活在舒适圈里,看见一步一步走的历程,抵达的目的地也都很清晰,称之为安全。但我觉得这种安全恰恰是阻碍社会进步的因素,也是一个年轻人要躺平,对新的世界不好奇,对人生感到焦虑和无望的理由。

我们为什么非要这样?为什么不能把人生短短的几十年放在不确定中,去奋手一搏,去冲一下,去试一下呢?

确定的是什么?从出生到死亡的过程依然是必须的。我们就这样生,慢慢长大,然后我们会衰老,会走到终点。既然这个已经是确定的了,那么为什么还要让其他的地方确定呢?这么活下去太没劲了。

我最近在导一部戏叫《只有红楼梦》戏剧幻城,这部戏特有意思,它有一个地方叫太虚幻境,贾宝玉在第五回的时候进入太虚幻境,看了每一个钗的命运,林黛玉、薛宝钗、王熙凤、迎春、探春这些人,她们会怎么渡过一生,会怎么死去。

我把这个命题交给您,假如您也有并恰巧知道了一个命定的轨迹,这样的生命还值得您活吗?就像一个电视剧事先剧透了所有的情节,您还看吗?没劲了是吗?是的,确定性本身可能就是没劲了,而不确定才是新奇所在,是趣味所在,是人生的目的所在。

我真的希望在2022年开春之际,在一切的旺相,在一切的升腾,在一切的万物,都开始有一个新生命的这一年,您把自己放在不确定中,让自己的目光和脚步都更辽远,更未知。也许,终点就是惊喜。

艺术的目的,是激励人前行

现在大家都处于一种盲目和焦虑的之中,这个焦虑现实极了,从一个孩子如何上补习班,如何能够做到别人做过的考题,如何去设计一个好的专业去考大学,到如何找实习单位、找工作,然后如何挣到钱、如何结婚,付多少钱的彩礼,在什么地方请谁办一个什么规模的婚礼,如何去买房子,如何生孩子。

我特别想问您:然后呢?真的,然后呢?没了是吗?

最多听到这个然后的理想是:如果有钱有时间,我想去世界中看一看,去远方看一看。我问你想看什么?然后呢?

其实这个然后问的问题就是,我们在这样匆忙和焦虑的生活当中,在看似按部就班,在看似每一个小目的达成以后的那种落寞、那种无奈、那种无聊的生命之中,您是否考虑到一个人生活的价值是什么?

人生从何来?生养我们的土地是大片的麦田吗?是孕育文明的沃土吗?是这个土地之下我们祖先的灵魂吗?这些东西与你无关吗?就像我在河南说,我们经历了非常多的饥荒和苦难,但跟现代人说,他会觉得:现在焦虑的并不是吃不吃饭,我们早已经排除了饥饿,现在焦虑的是升职、挣钱。

我就有点烦,因为我觉得不知道苦就不知道惜福。现在提起苦难并不是让您再一次品尝痛苦,而是真的让您珍惜眼前的幸福。这个幸福是改革开放40年,几代人吃苦换来的,才有了今天您愿意的躺平和焦虑。

你从何而来?就是从这里来,就是从一辈一辈人艰辛的泪和艰辛的汗里来。我们的父辈生养我们一场不容易,生养我们在世上并不是让我们眼望天空地躺平,而是指望我们笑着,激昂地,向上地,再一次前行。也许这个前行的姿势还挺难看,身上背着包,背着重托,背着希望,背着父母,背着孩子,背着各种贷款,但是你没站在原地,你也没躺下,你在往前走。

我特别希望通过我的作品激励每一个人前行,当然这种激励的方式是不一样的。但是激励本身并不是为了说教您,也是为了鼓舞自己。我认为在这个世上活下去是要有一定用途的,这个用途并不见得只是给我的父母当了女儿,给我的丈夫当了妻子,只给我的孩子当了母亲,而是为了让我周边的哪怕一个人,因我的存在而获益。

也许作为一个导演,作为一个艺术家,我做的作品就是为了让您获益的,当您来到我的剧场,看完了我的演出,您在内心突然碰触了我们想提及的某些问题,去思考了,更好的是有了答案。也许,这就是艺术的目的。

我很怕有人说:现在谁还愿意去谈艺术、谈哲学,还思考什么人生,这实在是太无趣、太没用了,我们现在要谈的是如何挣到下一笔钱,如何满足下一个欲望,如何能够挣到第一桶金,如何干掉我的对手。

社会上很多不良的情绪可能也就源于此,源于太注重眼前,太计较,太有清晰的目标,太有细致的衡量。也许这些都不在的时候,说一些更虚的,更远的,更艺术的,更文学的,更哲学的,更宗教的,很多空泛的概念,人好像会更清楚一些,更新奇一些。

领略不确定道路上的风景

我现在正在做《只有红楼梦》戏剧幻城,实际上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动作,因为这本书有无数人研究。人人心中有《红楼梦》,不是只有一本,而是有一个读者就有一本《红楼梦》。我希望我心中的《红楼梦》和您心中的《红楼梦》能产生共鸣,希望您到达我这里的时候,看到的并不仅仅是一本书,而是一个时代脉搏的跳动,和您今天现实的生活,这些焦虑的情绪,在某一个时刻达到共振。

这个动作做起来非常困难。我今天也很焦虑,面向镜头的时候也是满脸浮肿。我跟我的团队已经进驻在河北廊坊,距北京有一个半小时车程的地方,开始建造我们的幻城。未来这个幻城会有十几个大小不一的剧场,会有一个城池,有几十个情景空间。您进到这里来,会看到中华文明璀璨的那一部分,会因此对自己的来处感到自豪。

我很希望我的工作,包括今天透过镜头跟您的对话,不仅仅是一个人在完成一份任务。我希望您能够理解我所有的话都发自肺腑,由自心生。我希望陌生的您能够和我一起快步急行在不确定目的的这条路上,领略路两边的风景,遇到新鲜的人,遇到有趣的事情,可以站下来,可以左顾右盼,甚至可以回头,可以倒退,但就是别躺平。在路上走着,我们的目的是一致的,抵达的终点是一样的,所以路本身是直,是弯,抵达哪里,其实我们就并不在意了,对吗?

我愿意跟您成朋友,也希望您成为我的观众,不再管互联网的屏幕,能够在同一个空间里眼对着眼,心贴着心。

再次祝福在2022年一个新的春天到来的时候,我们每一个人都是旺相的,都是蓬勃的,都是肆意的,都是向上的。

谢谢您!

我是王潮歌。

新年论坛 回看方式

仰望星空,相信未来!2022复旦大学管理学院新年论坛你看了么?识别海报二维码,即可回顾论坛,读懂时代、瞰见未来!

收藏 分享

微信扫一扫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