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免费快速精准估分

清华经管EMBA | 全国两会的“经管声音”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

2022-03-10 14:19:33

+关注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白重恩委员今年的提案聚焦如何更好实现“双碳”目标,他对即将开启的各项议程充满期待。

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白重恩接受人民日报、新华社、中新网等媒体采访,就实现“双碳”目标、稳定经济大盘、共同富裕、碳排放配额等话题发表观点。

努力实现“双碳”目标与经济高质量发展双胜利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白重恩委员今年的提案聚焦如何更好实现“双碳”目标,他对即将开启的各项议程充满期待。“必须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聚焦各项改革举措,做好顶层设计,构建规则和激励机制,汇集全社会的力量,努力实现‘双碳’目标与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双胜利!”

原文刊发于《人民日报》( 2022年3月5日04版)

来源:人民日报

稳定经济大盘怎样发力

当前,我国经济韧性强、潜力足,长期向好的基本面没有改变;与此同时,也面临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三重压力。去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着力稳定宏观经济大盘。

近期,从需求到供给,外贸、工业经济、服务业等方面一系列稳定经济的政策密集推出;投资是稳增长的重要抓手,各地“新基建”、民生、环保等领域重大项目加快落地。今年两会,稳定经济大盘还将出台哪些政策举措,值得期待。

如何支持重点领域扩大有效投资、合理安排地方债、实施更大规模减税降费、稳定房地产市场、加大能源保供力度,以及加强对实体经济特别是小微企业、科技创新企业的支持等,都将受到代表委员热议。

在白重恩看来,加大基础设施投资是稳增长的一个重要手段,选择“对”的投资项目至关重要。科技创新、制造业数字化转型、绿色低碳转型等相关领域的投资,既能创造短期需求,也能为中长期可持续发展打下良好基础。

来源:新华社新华视点

引入“零次分配”解读共同富裕

中新网采访

目前,共同富裕在“十四五”规划中已“提上日程”,但社会上对于共同富裕还存在一些模糊认识。究竟什么是共同富裕?怎样实现共同富裕?公平与效率如何兼顾?对此,全国政协委员、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白重恩进行了解读。白重恩说,共同富裕是需要长期坚持的目标,任何一个文明的社会都应该努力去追求。共同富裕这是四个字,一个是“共同”,一个是“富裕”。就是里面一方面要考虑到分配的合理,另一方面还要考虑到发展,没有发展就不会富裕,所以,怎么来实现高质量又是公平的发展,这是共同富裕的应有之义。

如何实现共同富裕?白重恩引入了“零次分配”的概念。他指出,讨论共同富裕时通常会提到三次分配:初次分配主要体现效率,再分配平衡公平和效率,三次分配基于自愿原则。白重恩认为,初次分配之前,其实还有“零次分配”。“零次分配”可以理解为更前置地关注分配的公平性。“初次分配我们强调的是按要素的贡献作分配,由市场来决定哪个要素贡献是多大,这样做效率就会比较高一点,但是这里面就是要素,谁拥有什么要素就会影响分配了,所以在初次分配之前,其实是有一次分配的,我就把它叫做’零次分配’。”

比如劳动力要素,在进入生产之前,教育水平、身份差异都会导致市场主体在人力资本上存在差异。教育要公平的话,那么未来获得收入的机会就比较公平,而教育取决于公共政策,我们怎么来让教育资源能更加普及、更加公平地分配到不同的人群,这是一个,就是我们的劳动力资源。

生态要素也值得关注。白重恩说,实现“双碳”目标的一个措施是对碳排放权进行交易,如果把排放权看成是一种生态要素,排放权也可以参与“零次分配”。“以前我们是为了方便,为了减少对企业的冲击,你电力企业就得到这么多排放权,免费的,给你了,如果我们这样做,我们把排放权分发给使用者,尤其是居民,居民有一定的排放权,我减少了我的使用,我就可以把剩余的排放权拿去出售,我就可以得到收入,同时如果对于低收入的居民来说,他们的用电相对要少一点,如果我们给他的排放权也是跟其他人一样,他就有了另外一个收入的来源。”

白重恩说,如果将共同富裕的目标与中国面临的重大问题统筹来考虑,就会发现这里面有很多的机会,“零次分配”的概念体现出一定的便利性,兼顾了效率和公平。

来源:中新网

改革碳排放配额初始发放方式

中新网采访

此前,我国宣布二氧化碳排放力争于2030年前达到峰值,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为了实现“双碳”目标,我国启动了碳排放权交易机制,每年相关政府部门先将碳排放配额免费分配给电力企业。

白重恩认为,现有的碳排放权交易体系中,配额初始发放方法存在弊端,建议改革排放配额的初始发放方式,从将配额免费发放给电力企业,改为免费发放给终端用户,特别是居民,电力企业在碳排放权市场上收购配额来满足其需求。

对于电力企业而言,改革碳排放配额初始发放方式之后,电力企业仍然有激励减排,因为减排可以减少购买配额的支出;同时,电力企业会更加全面地承担排放成本,如果我们允许电价进行相应调整,电力企业可以不增加多少负担,电力价格可以更好地反映排放成本,从而在使用端形成节能减排的动力。

对于电力消费者而言,终端用户为电力付出的更高成本可以通过出售排放权的收益来对冲,降低对电价调整的抵触;此外,如果所有居民分配到同样的排放配额,低收入者通常用电较少,其出售配额的收益应该大于电价调整给他们带来的负担,从而获得净收益,有利于收入分配的改善。

白重恩还建议,电力企业如果收购不足其所需求的配额,可以通过对超配额排放征收碳税来保障电力供应,同时还保持减排的动力。这样做,既可以保障排放权交易市场运行不畅时保障供给,还可以在经济结构波动时进行碳排放的跨年度调节。

来源:中新网

收藏 分享

微信扫一扫

猜你喜欢